您有待付款订单,请尽快完成支付

首页 > 财经资讯 > 看天下听八方 > 挥动超5000亿美元税收屠刀,美国为何力推“全球最低企业税”?

挥动超5000亿美元税收屠刀,美国为何力推“全球最低企业税”?

看天下听八方金库君 2021-07-19 17:00

摘要

拜登政府为弥补财政赤字,制定了哪些税改计划?

目前,众多跨国巨头公司将利润转移至低税率国家,每年实现的避税额超5000亿美元。未来,15%的全球最低企业税率或将来到,拜登政府是其中的重要推手。

拜登政府已制定了改革计划,目标是提高企业税、资本利得税等多个税种的税率,而“国际税收合作”是该计划的重中之重。

 

国际税收合作剑指 “超5000亿美元的避税利润”

 

7月10日,二十国集团(G20)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第三次会议在意大利闭幕,各方就“国际税收合作”达成历史性协议。会议公报指出,G20支持跨国企业利润重新分配、设置全球最低企业税率至少为15%等措施,并呼吁更多国家未来加入磋商。

据估算,如果将最低税率设置为15%,那么在全球层面每年能够多产生约1500亿美元的税收。就在7月初,“国际税收合作”由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协调形成双支柱改革方案。“支柱一”是要确保包括数字产业在内的大型跨国企业在其所有实施商业活动并取得利润的市场缴纳公平的税额;“支柱二”则是通过设立全球最低企业税率来管控各国之间的财税竞争。

对于国际税收合作,欧元集团主席多诺霍表示,在10月份可能达成的全球税收协议之前,还有大量工作要做。1980年以来,发达国家采取了一系列竞争性减税举措,吸引外资以支持国内发展,美国财长耶伦称之为“逐底竞争(raceto thebottom)”。激烈的国际税收竞争带来的直接后果是全球企业所得税率的快速下降,发达国家下调企业税率的幅度更大。1980-2020年间,全球法定企业所得税率算术平均值累计下行16%至22.6%,而G7国家企业所得税率算术平均值累计下行23.3%至27.2%。

 

 

一国通过减税吸引到更多的实际投资或转移的利润,可能导致其他国家的税基下降,引发各国之间的竞争性减税。全球企业税率长期下行,使得企业对避税相关的投入增加,一定程度也会抑制企业自身创新发展投入。随着各国开启“逐底竞争”,财政功能失灵,资本无序扩张,加剧资本与劳动之间收入分配的不平等。

需要说明的是,从最低国际税收框架下的“适用于全球营收超过7.5亿欧元的大型跨国公司”来看,受影响的主要是高利润跨国巨头公司,对广大中小企业影响有限。过去,跨国巨头将利润转移到低税收地区是常态,缺乏监管干预。OECD范围内,爱尔兰、匈牙利企业所得税率低于15%;全球范围内,企业税率低于15%的经济体数量占比20%。

自1990年代以来,爱尔兰实施12.5%的企业税率,吸引了Google、Facebook等互联网科技企业纷纷注册子公司。出于避税考虑,还有众多的美股上市公司将收入利润转移至开曼群岛等避税天堂。据联合国估算,每年全球各国因跨国公司利润转移行为损失的税收达到5000-6000亿美元。

新冠疫情危机时期,各国实施经济刺激后,财政压力加剧。各国更加迫切地希望稳定宏观税负政策,加强国际税收监管,通过国际税改保护税基,打击避税成为政策的重点。

 

挥动税收屠刀 拜登政府为何如此迫不及待?

 

关于设置全球最低企业税,拜登政府管理下的美国无疑是最积极的国家,没有之一。美国财长耶伦表示,在拟议的税收改革下,美国和外国之间的税率差距将会缩小。

此次国际税收合作一旦落地实施,美国跨国巨头在海外避税天堂申报利润时,将面临补缴税费至最低税率,这将大幅减少它们的境外避税空间。因此,更多巨头公司可能选择将利润回流美国,有助于未来扩大美国财政收入、带动美国公共投资、缩小贫富差距。

新冠疫情暴发后,美国政府已经出台了《CARES财政救助法案》、《HEROS财政救助法案》、《HEALS财政救助法案》等,救助资金规模合计约8.2万亿美元,超负荷的财政救助对政府财政收支平衡造成严重冲击。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数据显示,2020年美国财政支出规模上升至6.6万亿美元,财政赤字规模攀升至3.1万亿美元,创1962年有数据统计以来新高。再加上2021年3月拜登政府上台后通过的1.9万亿财政刺激方案,美国财政支出规模已经超过10万亿美元,相当于2020年GDP总量的50%左右。

 

 

一边是经济刺激方案恢复美国经济,一边是高企的财政赤字带来了严重的债务压力,缺钱的拜登政府急需在税收方面开源。拜登在2022财年的预算提案中预计,全球最低企业税实施后,美国公司将资产和收入转移回国内,政府将在未来10年获得超5330亿美元的税收收入。

制定全球最低企业税仅仅是拜登税收改革计划的一部分,其税改工具箱里包括:将美国企业税率从21%上调至28%;资本利得税率由20%上调至39.6%;上调高收入人群的个税税率。上述各项加税计划的目的依然是解决基建资金需求问题,推动国内经济改革,保障财政可持续性。

作为科技输出国,美国希望科技公司将更多的境外获取的利润汇回本土。对于Google、Facebook等互联网巨头,拜登政府还准备修改全球无形资产低税收入(GILTI)税制,即将美国海外子公司全球无形资产低税收入的最低税率从10.5%提高到21%。

另外,拜登政府计划对消除环境污染企业的税收优惠。现行税制对能源行业存在诸多补贴政策,但为完成美国“2050年碳中和”的目标,将取消这些补贴并向环境污染企业征税以提高其污染成本。

美国位居石油全球日均产量第一的位置(约18%),对全球石油供给具有较大的话语权和决策权,美国对能源出口的依赖程度较低(13.71%)且贸易多元化程度较高,而增加能源污染企业税收举措有助于从供给端降低国际原油供给,对国际油价上涨起到一定支撑作用。 权威评级机构联合资信评论称,拜登税改计划触及大量跨国巨头以及石油等能源企业的商业利益,存在一定利益团体阻挠的可能。

近期,FPSBChina区域峰会北京站上,宋健老师关于“全球最低企业税”也发布了一些前瞻性思考,例如它最终将如何执行?它对各国政府的税收、投资甚至贸易等宏观经济政策会产生什么影响?

 

欢迎读者朋友们点击“下方图片”,观看宋健老师的演讲视频。

 

责任编辑: 金库君

文章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