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待付款订单,请尽快完成支付

首页 > 财经资讯 > 看天下听八方 > 长白山旅游到底是服务至上,还是盈利至上?

长白山旅游到底是服务至上,还是盈利至上?

看天下听八方金库君 2021-06-24 15:15

摘要

长白山的股东们离下次分红还有多远?

景区运营到底是游客服务至上,还是股东们的现实收益至上?长白山(603099.SH)的股东们在连续多年获得收益分红后,于2020年因疫情亏损戛然而止;而现实的另一面则是,有游客吐槽2021年的长白山景区商业气息太浓。

 

22℃的盛夏,长白山如此凉爽

 

长白山最吸引人之处便是风光旖旎的天池,它是世界上海拔最高、面积最大、积水最深的活火山口湖,也是吉林省气温最低的区域。即便是6月底的盛夏,天池湖水依然没有完全开冰。

不只天池,整个长白山地区在夏季都有十分凉爽的气候。从气温的角度来看,夏季的北方可划分为三个阶梯:以北京为代表的华北城市处于热浪前沿,即便是静静的坐着也会出汗;以沈阳为代表的东北城市,则是不动不出汗、一动也会热;以长白山为代表的“寒区”,则是彻底告别了空调、夏天只剩下了凉爽。

炎炎夏日,全国多地持续发布高温预警。北京的高温蓝色预警,最高气温超过37℃;济南的高温预警由黄色升级为橙色,局部最高温超39℃;河南安阳的高温红色预警,部分最高气温升至40℃以上。

 

 

相比之下,长白山地区22℃的盛夏实在太过诱人。坐落于长白山脚下的白河镇是距离天池最近的旅游商业区,距长白山北坡山门约30公里,去天池的游客大多选择在此住宿,正在建设中的长白山也坐落于白河镇。据当地居民讲,他们每年穿短袖的时间不超过一个月;在长白山地区,爱美的小姐姐根本没有机会穿短裙。 并且,长白山地区气候温润、夏季基本每天都有雷阵雨,雨水一过、气温便又有所下降,最高温度经常处于22℃以下。

所以,每年7、8月份全国各地的人们会像候鸟一样来此避暑。

 

成本100的羽绒服出租一次50,长白山的商业气息浓吗?

 

由于长白山是中朝两国的界山、东侧属于朝鲜,所以长白山目前分为北坡、西坡、南坡三个景区,均由长白山旅游股份有限公司(603099.SH)独立运营。 长白山天池位于长白山主峰,是来长白山的必游之地。

从北坡前往天池需支付景区门票105元、景区大巴车票85元及天池换乘大巴车票80元,合计270元。从西坡入园,需支付景区门票105元、景区大巴车票85元以及游客换乘中心的班车门票24元,合计214元。

从票价来看,北京故宫门票60元、沈阳故宫门票50元、清东陵门票+观光车票共138元,长白山的票价显然高出许多。显然,车票是多出来的营运部分,以长白山北坡景区为例,2条大巴运营线路合计长度不足30公里,合计收费165元,并且每班车基本都处于满员运营。

 

 

同样由长白山旅游公司运营的机场巴士则显得价格亲民了许多,从北坡景区到西坡景区超80公里的线路仅收费40元,但每天仅有双向4班车,每班车的乘客也十分有限。 不过,与峨眉山、华山、庐山、黄山、九华山等名山景区相比,长白山的票价确属优惠了许多。

上述名山景区除了门票、大巴车票外,还有缆车票等,普通游客一次游览的费用基本在300元以上、甚至500元左右。 除此之外,长白山还有两项堪称暴利的赚钱项目:羽绒服租赁和天池拍照。由于长白山天池海拔高、积雪期长,且风大、雨雪多、年平均气温只有7℃左右,所以大多数游客会在上山前租一件景区商家提供的羽绒服,租金为50元/次,押金为100元。

显而易见,对于景区商家来说,羽绒服的成本在100元以内,出租2次即可收回成本,2次之后的出租收入便是纯纯的毛利润。 另外,游客们到达天池后,会发现天池边的护栏观景区面积相对狭小。

游览拍照时,游客们一直处于摩肩擦踵的状态,而景区还把位置较好的若干个区域圈成了收费拍照区,进圈拍照一位30元、圈外则不容易抢到好的拍照机位。 景区大巴返程中,听着大巴内推销周边景点的广告,有游客不无感慨地吐槽到:“和以前来长白山相比,现在商业气息太浓了”

 

2017-2019分红2560万,2021能否分红或看三季度

 

长白山(603099.SH)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实现盈利后、回报股东是其重要使命。剔除因疫情亏损的2020年,2017-2019年长白山共计实现归母净利润2.14亿元,累计向股东现金分红2560 万元。 主营业务方面,长白山拥有五大经营板块,分别是旅游客运、旅行社经营、酒店管理、温泉水开发、景区管理。 其中,旅游客运是重中之重,贡献了公司主要的收入及利润。该业务主要涉及长白山三景区内游客运输、旅游车辆租赁、停车场管理等业务。这也就不难解释长白山的票务为何大部分贡献给了大巴。

值得一提的是,白河镇当地的出租车司机们已快被长白山景区挤占得走投无路。出租车司机彭师傅称,他们获批的运营线路是从白河镇到长白山北坡景区内的天池换乘中心(即上述85元大巴的终点)。但他们目前仅能由白河镇运营到北坡景区大门;未来,长白山景区在这条线路上也将开设景区大巴。出租车司机的旅游收入或将彻底归零,因此他们考虑将与景区对簿公堂。

住在在热门景区周边的当地人基本都有“靠山吃山”的便利,运营酒店民宿、餐饮、交通是三大基础项目。若当地居民不能从旅游收入中获利,景区运营方或许很难获得属地方的拥护。 从新冠疫情导致的盈收亏损来看,长白山在今年上半年或许很难完成纾困。6月过后,2021年中报即将出炉,而长白山的旅游旺季主要集中在三季度,游客数量及由此产生的旅游收入约占全年 60% 以上,盈利具有明显的季节特性。

2017-2020年的中报显示,长白山的上半年经营均处于亏损中,亏损最低时也在2300万元以上。2020年上半年亏损5775.85万元,全年亏损 5578.54万元,即公司2020年下半年略有盈余。

2021年一季度,长白山继续亏损超3900万元,并且公司的营业总成本也同比上升了480.13万元、至5,014.08万元。面对疫情稳定后的复工复园,宣传景区、唤醒游客或是关键,一季度因宣传费大增导致长白山的销售费用同比增加122.58%。 长白山的股东们能否在2021年度再次拿到分红,或许要看景区在7、8月份毕业季的盈收表现了。

 

更多深度文章,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

进入交流群

责任编辑: 金库君

文章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