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前首相の警告:人民币要坚持住,千万不要升值。

发表时间:2018-04-12 16:00  来源:金库网  作者:金库君
        中美贸易纷争正是你来我往的时刻,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通过媒体表达了一下他的观点,顺便发来了他作为过来人的“警示”。
 
为什么人民币不愿“被升值”?
 
“要吸取日本的惨痛教训,提高警惕”
 
        福田康夫说:“如今,中国在很多领域进步飞速,直逼美国,令美国颇有压力感。这与日本曾经经历过的情形非常相似。上世纪80年代,日本对美国有很大的贸易顺差,在被迫与美国签订《广场协议》后,日元在短时间内迅速升值。这种剧烈变化也对日本的市场、产业、经济等各个方面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中国应该吸取日本的惨痛教训,提高警惕,谨慎行事。”

日本前首相の警告:人民币要坚持住,千万不要升值。
 
        4月8日,《华尔街日报》也发文提醒特朗普,“在贸易战中,如今的中国迥异于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白宫正从上世纪针对日本的贸易争斗中寻找经验,用于目前的对华贸易战。但这两个时代既有相似性亦有鲜明的差异。”
 
80年代的日本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在中美贸易纷争之际,都会以日本为前车之鉴呢?
 
为什么人民币不愿意“被升值”
 
        在开始下面的内容之前,我们先要明确一个问题:人民币汇率上升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们在新闻中常听到的“汇率上升”,指的是需要更多数量的本国货币去兑换同样数量的外币。比如人民币兑美元从6.2:1变成6.5:1,这是汇率的上升,意味着本币的贬值。虽然“贬值”两个字不好听,但有时候却是一国央行梦寐以求的目标。
 
        举个例子:在正常汇率市场人民币兑美元为6:1,一条牛仔裤的成本为24元人民币即4美元;这个时候两国劳动人民的成本都是一样的,没有套利空间,谁都不会进口谁家的,达到贸易平衡。
 
        如果人为的将汇率拉高为8:1,我国国内劳动成本没有改变还是24元人民币,但美国人民只需要3美元就可以买到同样的牛仔裤。于是中国的制造业就会开始向美国出口,中国市场变大,产业扩张,工人增多,而美国产业的厂子就会倒闭,工人失业。
 
        所以从理论上讲,汇率的提高实际上是增强了本国产业的竞争力,而夺取其他国家的产业份额。尤其对于出口大国来说,更愿意本国货币处于相对贬值的状态,对货币升值是很敏感的,尤其拒绝在其他国家的压力下强制升值。
 
反正牺牲他国也不是第一次
 
        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在贸易和内部财政方面都出现了赤字,为了吸引国际资本投资,选择了加息。如此一来美元是有吸引力了,但升值导致美国在出口方面竞争力下降;随后而来的第二次石油危机使得美国能源价格飙升,消费指数的攀升造成了两位数的通货膨胀率,为了抵抗通胀美国政府再次加息,美元继续走热。汇率上升,贸易逆差扩大,1984年美国经常项目赤字数曾高达1000亿美元。
 
美元必须贬值,才能挽回这一局面。
 
        在当时,美国国债持有量最大的国家是日本,而且日本经济发展迅速,出口产品充满全世界,是外汇储备的大国;G5会议中,与美国并肩被媒体称为“G2”联盟。第一债主为了配合美元贬值,与法国、联邦德国、英国和美国五个国家的财长决定合力干预外汇市场,使美元对主要货币有秩序地下跌,以解决美国贸易赤字问题。具体操作是:大幅升值日元与德国马克,并抛售美元储备。这就是有名的《广场协议》。

日本前首相の警告:人民币要坚持住,千万不要升值。
 
        关于《广场协议》,有一个有趣的传闻:选择在周日公布重大消息是金融市场的一个惯例,因为休市可以给市场充分反映的时间。所以当时日元和马克加息升值的消息就选在了1985年9月22日,一个星期日公布。可是9月23日这一天是秋分,是日本的公休日,但联邦德国却不休息,所以西德成为了《广场协议》后第一个直面市场冲击的国家,当时西德的财长说“我们落入了日本预先埋下的陷阱。”
 
《广场协议》和日本失去的十年
 
        在《广场协议》生效三个月后,日元兑美元升值20%,一年后升值111%,此后15年内平均每年升值5%以上。虽然经济市场上的事,大多由多方面原因导致的,把日本那“失去的十年”完全归咎于《广场协议》也没有道理。但《广场协议》之前日本人均GNP超过美国,签订之后日元大幅度地升值,对日本以出口为主导的产业产生相当大的影响。为了促进经济增长,日本政府连年用降低利率的宽松货币政策来维持国内经济的景气。于是股价平均每年上涨30%、地价每年上涨15%,而同期日本GDP增速却只有5%。资本根本不会选择实体经济,大量涌入股市和房地产,泡沫就此产生。

日本前首相の警告:人民币要坚持住,千万不要升值。
 
        日元和马克升值幅度超过40%,但其间美国出口逆差并没有逆转。因为当时的日本不仅对美国,对全世界很多国家都有贸易盈余,那是因为人家的产品物美价廉。美国经济问题的根本在于国内巨大的财政赤字,应该自我反省。1989年,日本政府开始施行紧缩的货币政策,虽然戳破了泡沫经济,但股价和地价短期内下跌50%左右,银行形成大量坏账,日本经济进入十几年的衰退期。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三十年后的今天,作为最重要的产品输出国,与美国一个月的贸易逆差就有576亿美元(2018年2月);中国的外汇储备已跃居世界第一;截止2018年1月底持有美国国债1.17万亿美元,成为第一债主国。另一方面美国已经经历三次加息,税改政策落地后吸引众多海外资本投资。加上,特朗普上台后始终强调“美国制造”,想要扭转逆差局面,创造更多本土职位,激活实体经济。这一局面与上个世纪80年代的经济格局极为相似,难怪日本和美国都各自发表了“前车之鉴”的警告。
 
        但今夕不比往日,美国经济战略总裁克莱德也经历过《广场协议》的年代,但如今他也承认:“中国是庞大且满怀民族主义情绪的国家,而日本是小国,其全球野心已在二战期间被掐灭,还要依赖华盛顿保护。”所以当初的日本只能接受日元升值的决定,绝不会报复,也没有威胁美国要报复。反观特朗普威胁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后不到24小时,我国商务部发言人就进行了义正辞严、毫不犹豫的大力度反击,可见当初的套路已不适用。
 
日本前首相の警告:人民币要坚持住,千万不要升值。
 
        美国这次挑起贸易冲突,无非是希望中国能像当年的日本一样,升值本国货币。如此一来人民币受追捧,美元的需求压力就会减小很多,不仅可以继续加息吸引投资,又不至于在进出口方面顺差太高。可汇率、利率和资本进出,三者关系是三元悖论。就像一棵苹果树,如果苹果又大又甜,那产量就不会高;产量高个头大的苹果,就不会个个都很甜。特朗普想要只占便宜不吃亏,也是想的太美。如果人民币最后被迫升值,不仅仅会影响进出口贸易,更会吸引大量的热钱涌入,企图在境内赚快钱套利;同时美元市场因流动资本过剩引起通货膨胀会被传导到中国来,步日本的后尘。
 
        人民币一定会国际化,加入SDR成为国际五大货币之一(美元、欧元、人民币、日元、英镑)只是第一步,能用人民币定价的原油期货也只是开头,我们还要在国际上建立结算、清算机制,要允许外国的金融机构买卖人民币。随着离岸中心的建立,越来越多的人民币交易不再受到政府的直接管辖,央行要一步步放松外汇管制,在保证不会对产业造成显著冲击的条件下,逐步将人民币汇率向某个自由汇率靠拢。
 
但这个过程必须完全由中国自己来完成。
 
金库网原创文章,转载需授权!

日本前首相の警告:人民币要坚持住,千万不要升值。

AFP课程报名

  • 阅读
标签: